第四百四十一章 节 杀戮起(1/2)

镇元子苦笑道:“真没有想到接引与准提两位圣人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来,这不是在拿门下弟子的姓命冒险吗,难道他们不就怕一失手连最根本的西方大兴之势都将失去吗?”

烛九阴不屑地说道:“镇元子,你落伍了,相比西方大兴区区一个弟子又算得了什么,难道你真得以为只有一个金蝉子可以行那取经之事吗,只要天道认可别说一个,就算十个八个也不成问题,死了一个还可以再派一个,有十个八个人总会有成功的!”

烛九阴的这番话让镇元子则是无言以对,他张了几次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只能长叹一声,不过他的心里明白烛九阴说得没有错,这一切还真得就是那么回事,别说十个八个弟子,那怕是千八百个相对于西方大兴来说都不是回事!

烛九阴没有兴趣与镇元子做太多的说明,对他来说西方的动作越快,对他也越有利,也能够让他为之高兴,时间不等人,烛九阴没有再与镇元子说什么,转身便离开了。.

烛九阴做事都如此干净利落,镇元子自然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方面浪费,烛九阴都在抓住时间修行,而他自然不能浪费自己的时间,于是也没有了再继续与后土祖巫相谈的心,便出言告辞,对他来说这一行已经是大有收获,正需要时间来消化,至于说西方发动了这一场变故,要提前开启大战,那是西方自己的事情,与他没有关系,实力为尊,适者生存,眼下最重要的是提升自身的修为,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后土祖巫也好,镇元子也罢,他们都保持了相当的默契,都没有提半句结盟的事情,免得彼此之间尴尬,这就是一场交易,没有任何其他目的交易,这就足够了。

十数年的时间在修行者的眼中那是瞬息之事,转眼之间西方便安排好了一切,正式开始了佛法东传的大计,而这十数年中,无论是巫族也好,还是妖族也罢,以及人、阐、截三教弟子都十分安定,没有再起风波,不过整个三界却是一片的死寂,谁都明白大战很快就要来了,一个个都在这份安定之中拼命地安排着一切。

西方自以为是高人一筹,提前开启了佛法东传之路,而人、阐、截三教早已经在西行的必经之路上准备好了一切,甚至是妖族都准备好了一切,就连那隐藏在暗中的神魔的手下都完全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待着这一场决战的开始。

正是因为大家都准备好了一切,所以三界之中稍有眼光之人都躲起来了,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招惹麻烦,免得受那灭顶之灾。

有些人可以沉得住气,比如人、阐、截三教弟子,可是有些人沉不住气,而那一直隐藏的鲲鹏便是其中之一,做为新生神魔的一员,鲲鹏等人十分清楚眼下这种情况中无论是西方也好,还是人、阐、截三教弟子也罢,他们都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只等着自己这些人自投落网,杀了他们抢夺那无上气运。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想要取胜那就得把这滩水给搅混,只有混水方才能够摸鱼,很快在妖族之中则是传出来一个让人为之疯狂的消息,取经之人有大气运,大功德,若是能吃取经人一块肉便能长生不老,永生不灭。

就这么一句让人好笑的话,一句经不起推敲的话却是让整个妖族为之疯狂,特别那些小妖,一个个都想要拼命吃上一口取经人的肉,以求自己永生不灭。

在圣人的眼中,那怕是准圣的眼中都十分清楚这句话有多可笑,一个区区的取经之人便能够长生不老,永生不灭,那他们这些人还修行干什么,就连准圣都不敢说自己永生不灭,区区一个取经人之血肉便能够做到这一点,这不是吹牛是什么,可就这么一句假得不能再假的话却让许多妖族十分相信,原因很简单,如今的妖族已经失去了当年的血姓,更没有了当年那份奋斗的精神,许多小妖根本就没有受到正规的修行指导,只知道当年巫妖大战之中无数的妖族可以通过吞噬人族的血肉来突破自身修为,而这取经之人有大气运、大功德,自己若是吃了取经人那就可以提升自身修为,可以永生不死。

在表面上只是一句虚假之言,可是在妖族内部却成了一句大多数人都相信的话,谎言说多了那就会成为事实,一开始只是一些小妖这么想,可是随着传得越来越玄,知道的人越来越多,那些妖族的中流高手也相信了这番谎言,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准备要掠夺取经之人,吃了他的血肉好永生不死。

妖族的变化如何能够瞒得过女娲娘娘,虽然说女娲娘娘为妖族圣人,手持‘招妖幡’,掌握着妖族的生杀大权,可是在这件事情上让她却是无力控制,‘招妖幡’虽然十分了得,可是那只是针对于当年妖族之中高层之人,对于那些新生代的小妖,‘招妖幡’丝毫没有半点用处,而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如此的诱惑之下整个妖族都已经疯狂了,这个时候女娲娘娘要是站出来阻止,那妖族这些新生代的力量便会全部倒向鲲鹏的一边,没有人再会听从女娲娘娘的命令。

看着妖族的变化,女娲娘娘不由地怒声骂道:“鲲鹏,你真是一个阴险狡诈之徒,这等无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真是不当人子,竟然连自己的族人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