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大结局(1/2)

当惊羽正伏在燕清欢身上难受的哭的时候,他并没有发现,燕清欢那原本抱着他的手,已经缓缓的滑落下去,渐渐的,他的身体冰凉了,惊羽却把他抱得很紧。

不远处的楚非离看到这一幕,眼里是一阵的唏嘘,燕清欢落到这个下场,是他自找的。

他原本可以好好的当皇帝,励精图治,好好的治理燕国,结果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就在这时,大家都发现燕国皇帝已死,燕军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众人顿时吓得有如鸟兽散,燕军迅速撤退,跑的跑逃的跑,生怕被非离铁骑追杀,所以都跑得慌不择路的,而威武将军则和云中子派人运送着燕清欢的尸体,再带上惊羽迅速的逃了回去。

看到燕军溃逃,一副惨败的模样,楚非离这才鸣金收兵,他对将士们吩咐,“出发,返回大晋朝,到时论功行赏,刚才射杀燕王的徐莽,奖黄金万两,良田千亩,擢升为九州总领。”

那徐莽一听,顿时高兴得翻身下马,朝楚非离单膝下跪,拱手道,“多谢皇上。”

随后,楚非离的队伍就鸣锣收兵,队伍在奔袭了五天五夜之后,径直回到了大晋朝,回到都城中的时候,他们打了胜仗的消息早就通过千里马传到了百姓的耳朵里,所以老百姓们都站在道路两旁,夹道欢迎归来的将士们。

楚非离看到脸上洋溢着热情和憨厚老实的老百姓们,脸上第一次有了宽慰的笑容,能够让老百姓们过得安宁而繁荣,就是他此生最大的追求。

无论是做皇帝,还是璃王,他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守护好大晋朝的老百姓,如今,他做好了。

他先领着队伍回到了军营,叫宁浩去制定了论功行赏的事宜,他则解下身上的战袍,换上一身清爽干净的龙袍,去了流月的寝宫。

此时,流月也收到了楚非离打胜仗的消息,知道他马上就要回来了,她是十分的激动,她一个人在寝宫里坐卧难安,真想马上就见到楚非离,因为她想知道他有没有受伤,还想知道关于惊羽的事。

她正想着楚非离的时候,他人已经大步流星的踏了进来。

“流月,我回来了。”楚非离一边说,人已经冲向了流月,他一把抱住她,将她抱到半空旋转了好几圈,这才抱着她坐到了那榻上。

然后,他温柔的凝视向流月,轻轻的挑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深深的印上一吻,他的下巴上还着浅浅的胡茬,可是却有一种野性的帅气,那迷人的双眼含情脉脉的盯着流月,看得流月的小脸都红了起来。

流月害羞的低下头,然后将头倚在他怀里,她只觉得他的胸膛十分的温暖,他的一颗心在砰砰砰的跳动,她一脸温柔的说,“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我都好想你了。”

“傻瓜,我不是回来了吗?要是知道你那么想我,我就早点解决燕清欢,早点回来。”楚非离温柔的凝视着流月说。

流月则顺着他的话问,“我听说燕清欢为了保护惊羽,他被箭射死了,那惊羽呢,他现在怎么样?”

“朕在回宫的路上,收到飞鸽传书,燕清欢在薨逝之前,已经传了口谕,把皇位传给惊羽,所以现在燕国的新皇是惊羽,过两天就是他的登基大典,你放心,朕会派人好好保护他的,让他安心的当这个皇帝。”楚非离说。

“真的?天哪,惊羽居然要当皇帝了,真是太棒了,这下,我有了一个当皇帝的弟弟,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流月撒娇的抱着楚非离说。

楚非离一脸微笑的看着她,伸手点了点她的小鼻子,“傻瓜,你弟弟现在都还要朕的保护,他怎么保护你?再说,朕什么时候欺负过你?”

流月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你好像真的没有欺负过我,好吧,你就当我没说,不过,现在我有新的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楚非离微笑的看着流月,她的小脑袋瓜里总是装一些奇妙的东西。

流月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对楚非离说,“你猜,我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猜不着,不过,我希望是一个和你一样可爱的公主。”楚非离淡笑着说。

“可是我却希望是一个男孩,因为我发现这个时代的女人,她们过得好辛苦,生下来就是男人的附庸,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生活,小小年纪就要出嫁,出嫁之前从父,出嫁之后从夫,要遵守三从四德,还有守各种规矩,她们活得太累了,所以我希望他是一个小皇子。”流月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说。

楚非离听到流月的话,他到时沉凝了片刻,他突然抬眸说,“没事,现在朕是一国之帝,规矩都是人立的,以后朕会想办法提高你们女人的地位,况且,你在朕面前,不就是排第一的,连朕都只能排第二。”

“嘘,你小声点,你现在的身份是皇帝,有好多双眼睛盯着你,你可不能乱说话,你才是第一,我是第二。”流月笑嘻嘻的说。

楚非离又在她唇上亲了一口,然后抱紧了她,笑着说,“在外人面前,朕是第一,没有外人的时候,你是第一,如何?”

“好吧,可是有还是有点害怕生孩子,而且一次只能生一个,你说,要是我一次生两个那该有多好啊,我以后岂不是就可以不用生了?”流月望了望天,在楚非离的怀里撒娇。

楚非离则是有些好笑的看着她,眼神是十分的戏谑,“你的意思是,你不止想给朕生一个孩子,你还想给朕生两个?真的吗,流月?”

“啊,我才没这么想,我只是随口说说。”流月羞红着脸,一脸害羞的说。

“好,你想生几个,就生几个,朕都听你的。”楚非离很绅士的揽着流月说。

两人都猜不到他们生的是男是女,直到八个月后,答案揭晓了。